1. 坳辞骏成语网
  2. 古籍鉴赏
  3. 「梁臣传第十一」译文

「梁臣传第十一」译文

杨师厚,颖州斤沟人。年轻时跟随河阳人李罕之,李罕之向晋投降时,挑选他的部下强健兵士一百人献给晋王,杨师厚名列其中。杨师厚在晋时,没有什么名气,后来因为犯罪逃奔到梁,梁太祖任命他为宣武里押衙、曹州刺史。梁进攻王师范,杨师厚在临朐作战,擒获梁的

译文

  杨师厚,颖州斤沟人。

  年轻时跟随河阳人李罕之,李罕之向晋投降时,挑选他的部下强健兵士一百人献给晋王,杨师厚名列其中。

  杨师厚在晋时,没有什么名气,后来因为犯罪逃奔到梁,梁太祖任命他为宣武里押衙、曹州刺史。

  梁进攻王师范,杨师厚在临朐作战,擒获梁的副将八十多人,攻克棣州,因功拜为齐州刺史。

  梁太祖在襄阳进攻趟匡凝,派杨师厚担任先锋。

  杨师厚砍伐谷城西童山的树木做成浮桥,渡过汉水,攻击趟匡凝,打败了他,赵匡凝弃城逃跑。

  杨师厚进攻剂南,又驱逐赵匡凝的弟弟趟匡明,功劳最大,拜为山南束道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刘知俊反叛,攻陷长安,刘郡、牛存节等人进攻他,很久不能攻克。

  杨师厚率奇兵出击,沿南山进入长安西门,降服守门的军队,于是攻克长安。

  晋周德威进攻晋州来接应刘知俊,杨师厚在蒙坑打败他,因功升任保义里节度使,调任镇守宣义军。

  适时,梁军进攻赵很久没有进展,梁太祖在洛阳因病卧床,病情稍稍好转,就亲自率兵向北进攻赵。

  杨师厚跟随梁太祖到达洹水,夜晚行军迷路,第二天早晨,到达魏县,听说敌军快到,梁军溃散混乱不可收拾,过了很久没有敌军到来,纔平定下来。

  不久梁太祖发病,于是返回。

  第二年梁太祖的病稍微好转,造时晋军进攻燕,燕王刘守光向梁请求救援,梁太祖用进攻趟的行动来牵制晋人,屯驻在龙花,派遣杨师厚进攻枣强,三个月都没能攻克。

  梁太祖发怒,亲自前往敦促士兵作战,纔攻破枣强,屠城之后,进兵围攻蓓县。

  晋史建瑭率领轻兵夜袭梁军,梁军大乱,梁太祖和杨师厚都丢弃辎重南逃。

  梁太祖返回柬都,杨师厚留下驻扎魏州。

  第二年,梁太祖被杀,朱友珪擅自登位,杨师厚乘机杀掉魏州牙将潘晏、臧延范等人,驱逐节度使罗周翰,朱友珪于是任命杨师厚为天雄军节度使。

  自从梁太祖和晋在河北开战以来,杨师厚常任招讨使,统率梁的全部精兵。

  梁太祖死后,杨师厚就排斥旧有将帅,慢慢有些矜持傲慢,难以管制。

  当时魏仗恃牙兵,统帅因此桀惊不驯。

  罗绍威时,牙兵都被杀死,魏势力孤单,纔被梁控制。

  杨师厚志满意得,于是又重新设立银**效节军。

  朱友珪暗中想算计他,叫杨师厚进宫商量事情。

  杨师厚的幕僚田温等人劝他不要去,杨师厚说:“我二十年没有对不起朱家的地方,现在如果不去,就会被怀疑而惹事生非,但我知道皇上的为人,即使去,也不会把我怎么样。”于是率强兵二万人往京城朝见,把军队留在京城外,带十多人跟着自己,进官朗见朱友珪,朱友珪更加恐惧,赏赐钱财上万让他返回。

  不久梁末帝谋划讨伐朱友珪,向赵岩询问计谋,赵岩说:“这件事的成败,关键在于招讨使杨公。

  能让他说句话告诉禁军,我们的事立即就能成功。”梁末帝于是派遣马慎交秘密会见杨师厚,推心置腹地向杨师厚说明他们的打算。

  杨师厚犹豫不决,对他的部下说:“当郢王杀父叛逆时,我没能立即讨伐他。

  如今君臣的名分已经确定,无缘无故改弦易辙,人们会怎样说我呢?”有的部下说:“朱友珪杀死父亲和君主,是天下的恶人,均王依仗大义诛讨乱贼,这件事容易成功。

  他如果有一天攻破乱贼,你将怎样安身呢?”杨师厚恍然大悟,于是派遣他的将领王舜贤到洛阳,会见袁象先商量有关事宜,派朱汉宾率兵屯驻滑州作为接应。

  梁末帝终于和袁象先杀掉了朱友珪。

  梁末帝登位,封杨师厚为邺王,韶书不称他的名字,事情无论大小都要跟杨师厚商量,但梁末帝心里更加戒备害怕他。

  不久杨师厚溃疡发作死去,梁末帝为此在宫中接受庆贺。

  从此纔分相、魏为两个镇。

  魏军叛乱,献魏博之地向晋投降,梁失去河北从这时开始。

  壬量仁,庐州合淝人。

  原名茂章,年轻时跟随杨行密在淮南起兵。

  王景仁作将领骁勇刚烈而骠悍,诚实简朴没有威严的仪表,面对敌人必定身先士卒,杨行密视他为壮士。

  梁太祖派侄子朱友宁在青州进攻王师范,王师范向杨行密请求援兵,杨行密派遣王景仁率领步兵、骑兵七千人援救王师范。

  王师范提兵背城构成两个栅寨,朱友宁趁夜攻击其中一寨,寨中告急,催促王景仁出战,王景仁按兵不动。

  朱友宁攻破一个栅寨后,连续作战不停。

  快天亮时,王景仁估计朱友宁的军队已经困乏,于是出战,大败敌军,于是斩杀朱友宁,拿着他的头报告杨行密。

  这时,梁太祖正进攻郫州,得知儿子朱友宁被杀死,率领二十万军队兼程赶来,王景仁关闭营垒假装胆怯,等到梁军松懈的时候,破寨而出,飞驰疾战,酣战后退出小坐,叫来众将领一起饮酒,之后再次出战。

  梁太祖登上高处望见后,叫来一个青州降兵,问他:“饮洒的人是谁?”回答说:“是王茂章。”梁太祖叹息说:“如果我得到这个人作将领,天下也不难平定了!”梁军又被打败了。

  王景仁的军队撤回时,梁兵急迫不放,王景仁估计不能脱身,派遣副将李虔裕率领一队士兵在山下埋伏,等待敌军,让军队停下不走,解去马鞍开始睡觉,李虔裕大声疾呼道:“追兵到了,赶快跑吧,我李虔裕冒死阻挡他们!”王景仁说:“我也准备在这里打仗。”李虔裕再三请求,王景仁纔起行,李虔裕最终战死,梁军因此不能追上王景仁,王景仁得以保全部队返回。

  王景仁跟随杨行密,任润州团练使。

  杨行密死后,儿子杨渥从宣州赶来继位,让王景仁代他守宣州。

  杨渥继位后,返回索求宣州原有物品,王景仁吝惜不给,杨渥发怒,派兵进攻王景仁。

  王景仁投奔钱铿,钱铿表奏王景仁领宣州节度使。

  梁太祖早就认识王景仁,于是派人叫他来,王景仁从小路投奔梁,仍任命他为宁国军节度使,加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头衔。

  过了很久,没有用他之处,让他和宰相一起,上朝请安罢了。

  开平四年,任命王景仁为北面招讨使,率领韩勃、李思安等人的军队讨伐赵,行进到魏州时,司天监说:“月亮亏缺,不利于出兵。”梁太祖急忙命令王景仁等人返回,不久又派他们出征。

  王景仁离去后,梁太祖想到占星人的话,派使臣飞驰前去,令王景仁在魏州停下待命。

  王景仁已经过了邢、沼二州,使臣追上他,王景仁不听诏命,前进到柏乡驻扎。

  干化元年正月庚寅,发生日食,崇政使敬翔对梁太祖说:“战事令人担忧了!”梁太祖为此忧虑,很晚纔吃饭。

  这天,王景仁和晋人作战,在柏乡大败,王景仁回来向梁太祖诉苦,梁太祖说:“我也明白,恐怕是韩勃、李思安轻视你是客人,不听从你指挥罢了。”于是罢免王景仁回家,几个月后,恢复丁他的所有官爵。

  梁末帝登位,任命王景仁为淮南招讨使,进攻庐、寿二州,军队经过独山,山上有杨行密的祠庙,王景仁拜了两拜悲号哭泣而离去。

  在霍山作战,梁军败逃,王景仁断后,奋力作战,因此梁军没有大败。

  王景仁回到京城后,因患疽病而死,赠官太尉。

  贺瓖字光速,濮州人。

  跟随郫州朱宣任都指挥使。

  梁太祖在充州进攻朱瑾,朱宣派贺瓖和何怀宝、柳存等人率兵一万人救援充州,贺瓖赶赴待宾馆,打算断绝梁军的军饷供应线。

  梁太祖征战到中都,遇到投降的士兵,说贺瓖等人的军队奔赴待宾馆了!用六壬占卜,得到“靳关”,认为吉祥,于是挑选精兵夜晚飞驰百里,希望先赶到待宾馆迎战贺瓖,但天太黑,士兵迷路,早晨到达巨野束面时,和贺瓖的军队相遇,发起攻击,贺瓖等人大败。

  贺瓖逃走,梁兵紧追不放,贺瓖看到无路可逃,登上山坡大叫道:“我是贺瓖,不要杀我!”梁太祖驱马将贺瓖抓来,同时捉到何怀宝等数十人,降服他们的士兵三千多人。

  这天,大风吹起沙尘遮天蔽日,梁太祖说:“老天愤怒我杀人太少嚼?”于是杀死投降的全部士兵三千人,然后捆着贺瓖和何怀宝等人到充城下招降朱瑾,朱瑾不让他们进城,于是斩杀何怀宝等十多人,只留下贺瓖。

  贺瓖感激梁太祖不杀之恩,发誓用生命为梁太祖效力。

  跟随梁太祖平定青州,任命为曹州刺史。

  梁太祖登位,历次升迁至相州刺史。

  梁末帝时,升任左龙虎统军,宣义军节度使。

  贞明元年,魏兵叛乱,贺德伦向晋投降,晋王进入魏州。

  刘郭在旧元城被打败,逃到黎阳,贝、卫、沼、磁各州都归属晋。

  晋军攻取杨刘,梁末帝于是任命贺瓖为招讨使,和谢彦章等人屯驻在行台。

  晋军逼近贺瓖,仅距十里地筑栅扎寨,双方对峙一百多天。

  贺瓖和谢彦章有矛盾,伏兵杀掉他,晋庄宗高兴地说:“将帅不和,梁就快灭亡了!”于是命令军队把老弱病残的人送回邺,率领轻兵袭击濮州。

  贺瓖从行台追踪他们,在胡柳陂发生战斗,晋人的辎重在战阵西面,贺瓖的军队快要逼近时,晋军大乱,梁军斩杀晋军将领周德威,全部夺取晋军的辎重。

  梁军胜利后,在无石山布阵,天黑时,晋军从山下进攻他们,贺瓖的军队下山出击晋军,贺瓖大败,晋于是夺取濮州,筑德胜城,在黄河两岸修筑棚寨。

  贺瓖派水兵进攻南面栅寨,没有成功,回师行台,因病而死,时年六十二岁,赠官侍中。

  有一个儿子甽贺光图。

  王檀字众美,京兆人。

  年轻时跟随梁太祖作小校,尚让进攻梁,在尉氏门作战,王檀勇猛超遇众将领,梁太祖觉得他很不寻常,升任踏白副指挥使。

  跟随朱珍往东方招募士兵,多次立下战功。

  梁和蔡州兵在板桥作战,李重裔的战马跌倒,被蔡州兵擒获,王檀驰马夺回,同时擒获蔡州将领一人。

  跟随梁太祖攻破魏内黄,升任衡山都虞候。

  又随朱珍进攻徐州,王檀擒获将领一人。

  梁兵进攻王师范,王檀率领一支军队攻破密州,拜焉密州刺史。

  梁太祖登位,升任保义军节度使,潞州束北面招讨使。

  王景仁在柏乡被打败,晋军围攻邢州,梁太祖十分恐惧,打算亲自率兵救援邢州,王檀劝阻梁太祖,请求让自己去抗敌,奋力作战,终于保全了邢州,因功加授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进封为琅琊郡王。

  朱友珪登位,调任镇守宣化军。

  贞明元年又调任匡国军。

  这时,唐庄宗攻取魏博,王檀认为晋军全部在河北,于是率领奇兵西出阴地袭击太原,役能攻克而返回。

  调任镇守天平军,王檀曾经招收逃亡的盗贼作部下,他们发动兵变,入室杀死王檀,王檀当时五十八岁,赠官太师,溢号忠毅。

  马嗣勋,濠州锺离人,年轻时在州中作客将,为人文武双全、能言善辩。

  梁太祖进攻濠州,刺史张遂派遣马嗣勋手持牌印向梁投降。

  杨行密进攻张遂,张遂又派马嗣勋向梁太祖请求援兵。

  梁兵还没到,濠州已经覆没,马嗣勋无处可去,于是留下来在梁做事,梁太祖任命他为宣武军元从押衙。

  梁太祖向西进攻凤翔,行进到华州时,派马嗣勋入城游说韩建,韩建立即出城投降。

  天佑二年,罗绍威准备诛杀牙军,向梁请求援兵,梁的公主嫁给了魏,刚刚死去,梁太祖于是派遣马嗣勋率领长直一千人造成彩车进入魏,把兵器放在彩车中,声称协助葬事。

  马嗣勋住在铜台,夜晚和魏镇守新乡的军队进攻石柱门,入城接出罗绍威的家属,严加保护。

  于是又夺取魏出武器进攻牙军,牙军不知敌兵从何而来,没有人能够防备,杀死牙军八千多人,天快亮时牙军全都被杀。

  马嗣勋受重伤而死。

  梁太祖登位,赠官太保。

  王虔裕,琅琊临沂人。

  为人矫健勇猛,擅长骑马射箭,靠打猎谋生。

  年轻时跟随诸葛爽在青、棣二州间起兵,后来诸葛爽任汝州防御使,率兵向北攻击沙陀,返回时进入长安进攻黄巢,诸葛爽的军队被打败向黄巢投降,黄巢任命诸葛爽为河阳节度使。

  中和三年,孙儒攻陷河阳,王虔裕跟随诸葛爽投奔到梁。

  这时,梁太祖刚刚镇守汴州,黄巢、秦宗权等人正是兵力强盛,梁太祖与他们作战中多次陷入困境,但梁没有别的将领,于是让王虔裕统率骑兵,曾经作为先锋在陈、蔡二州间攻击黄巢,铲除黄巢的几个栅寨,黄巢逃跑,梁军追击,在万胜戍作战,黄巢军被打败向东逃跑,王虔裕的功劳最大,于是表奏王虔裕为义州刺史。

  黄巢逃离后,秦宗权进攻许、郑二州,和梁作为敌对双方交界,大小战斗一百多次,王虔裕常有战功。

  秦宗贤进攻汴州南部地区,梁太祖派王虔裕在尉氏抵抗秦宗贤,王虔裕战败,损失一名副将,梁太祖发怒,把王虔裕拘禁在军队中。

  邢州孟迁向梁投降,被晋人围困,梁太祖派王虔裕率精兵一百人飞驰救援,趁夜冲破晋的包围,进入邢州,天快亮时,在城上树起梁的旗帜,晋人以为救兵到了,于是撤退。

  不久晋兵又卷土重来,孟迁拘捕王虔裕向晋投降,王虔裕被杀。

  谢彦章,许州人。

  小时候跟随葛从周,葛从周欣赏他的机敏聪明,把他作为儿子抚养,向他傅授兵法,葛从周把一千贯钱放在大盘子中,摆成各种战阵,向他展示军队出入进退的法度,谢彦章全都掌握了。

  到长大成人后,跟随梁太祖做骑将。

  这时,贺瓖擅长使用步兵,而谢彦章和孟审澄、侯温裕都擅长统率骑兵,孟审澄、侯温裕率领的骑兵不过三干人,谢彦章的骑兵多而且统领得更好。

  谢彦章跟随梁末帝,历次升迁至匡国军节度使。

  贞明四年,晋进攻河北,贺瓖任北面招讨使,谢彦章任排阵使,屯驻在行台。

  谢彦章作将领,喜欢礼待儒生,虽然在军队中,常穿儒生衣服,一旦面对敌人统领士兵,举止威严,有将帅的仪容,左右奔驰,如风雨般迅猛。

  晋人望见他军阵整齐,相互说道:“谢彦章一定在这里!”他的威名在敌军中就是这样有分量。

  贺瓖心里产生猜忌,当谢彦章和贺瓖在郊外巡视时,贺瓖指着一个地方对谢彦章说:“这个地方山冈隆起,中问却很平坦,是筑栅安营的好地方。”不久晋军在这里筑栅,贺瓖疑心是谢彦章暗中告诉了晋人,更加讨厌他。

  谢彦章原来和马步都虞候朱珪有矛盾,贺瓖想速战速决,谢彦章请求稳重行事拖垮敌军,朱珪于是诬告谢彦章,认为他将要反叛。

  贺瓖早上宴飨兵士,派朱珪埋伏士兵杀死谢彦章,孟审澄、侯温裕都被害。

简介

·梁臣传第十一原文

  ○杨师厚

  杨师厚,颍州斤沟人也。少事河阳李罕之,罕之降晋,选其麾下劲卒百人献于 晋王,师厚在籍中。师厚在晋,无所知名,后以罪奔于梁,太祖以为宣武军押衙、 曹州刺史。梁攻王师范,师厚战临朐,擒其偏将八十余人,取棣州,以功拜齐州刺 史。太祖攻赵匡凝于襄阳,遣师厚为先锋。师厚取谷城西童山木为浮桥,渡汉水, 击匡凝,败之,匡凝弃城走。师厚进攻荆南,又走匡凝弟匡明,功为多,拜山南东 道节度使、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刘知俊叛,攻陷长安,刘掞、牛存节等攻之,久不克。师厚以奇兵出,旁南山 入其西门,降其守者,遂克之。晋周德威攻晋州以应知俊,师厚败之于蒙坑,以功 迁保义军节度使,徙镇宣义。是时,梁兵攻赵久无功,太祖病卧洛阳,少间,乃自 将北击赵。师厚从太祖至洹水,夜行迷失道,明旦,次魏县,闻敌将至,梁兵溃乱 不可止,久之无敌,乃定。已而太祖疾作,乃还。明年少间,而晋军攻燕,燕王刘 守光求援于梁,太祖为之击赵以牵晋,屯于龙花,遣师厚攻枣强,三月不能下。太 祖怒,自往督兵战,乃破,屠之,进围蓚县。晋史建瑭以轻兵夜击梁军,梁军大扰, 太祖与师厚皆弃辎重南走。太祖还东都,师厚留屯魏州。明年,太祖遇弑,友珪自 立,师厚乘间杀魏牙将潘晏、臧延范等,逐出节度使罗周翰,友珪因以师厚为天雄 军节度使。

  自太祖与晋战河北,师厚常为招讨使,悉领梁之劲兵。太祖崩,师厚遂逐其帅, 而稍矜倨难制。时魏恃牙兵,其帅得以倔强。罗绍威时,牙兵尽死,魏势孤,始为 梁所制。师厚已得志,乃复置银枪效范军。友珪阴欲图之,召师厚入计事。其吏田 温等劝师厚勿行,师厚曰:“吾二十年不负硃家,今若不行,则见疑而生事,然吾 知上为人,虽往,无如我何也。”乃以劲兵二万朝京师,留其兵城外,以十余人自 从,入见友珪,友珪益恐惧,赐与巨万而还。

  已而末帝谋讨友珪,问于赵岩,岩曰:“此事成败,在招讨杨公尔。得其一言 谕禁军,吾事立办。”末帝乃遣马慎交阴见师厚,布腹心。师厚犹豫未决,谓其下 曰:“方郢王弑逆时,吾不能即讨。今君臣之分已定,无故改图,人谓我何?”其 下或曰:“友珪弑父与君,乃天下之恶,均王仗大义以诛贼,其事易成。彼若一朝 破贼,公将何以自处?”师厚大悟,乃遣其将王舜贤至洛阳,见袁象先计事,使硃 汉宾以兵屯滑州为应。末帝卒与象先杀友珪。

  末帝即位,封师厚鄴王,诏书不名,事无巨细皆以谘之,然心益忌而畏之。已 而师厚疡发卒,末帝为之受贺于宫中。由是始分相、魏为两镇。魏军乱,以魏博降 晋,梁失河北自此始。

  ○王景仁

  王景仁,庐州合淝人也。初名茂章,少从杨行密起淮南。景仁为将骁勇刚悍, 质略无威仪,临敌务以身先士卒,行密壮之。梁太祖遣子友宁攻王师范于青州,师 范乞兵于行密,行密遣景仁以步骑七千救师范。师范以兵背城为两栅,友宁夜击其 一栅,栅中告急,趣景仁出战,景仁按兵不动。友宁已破一栅,连战不已。迟明, 景仁度友宁兵已困,乃出战,大败之,遂斩友宁,以其首报行密。

  是时,梁太祖方攻郓州,闻子友宁死,以兵二十万倍道而至,景仁闭垒示怯, 伺梁兵怠,毁栅而出,驱驰疾战,战酣退坐,召诸将饮酒,已而复战。太祖登高望 见之,得青州降人,问:“饮酒者为谁?”曰:“王茂章也。”太祖叹曰:“使吾 得此人为将,天下不足平也!”梁兵又败。景仁军还,梁兵急追之,景仁度不可走, 遣裨将李虔裕以众一旅设覆于山下以待之,留军不行,解鞍而寝。虔裕疾呼曰: “追兵至矣,宜速走,虔裕以死遏之!”景仁曰:“吾亦战于此也。”虔裕三请, 景仁乃行,而虔裕卒战死,梁兵以故不能及,而景仁全军以归。

  景仁事行密,为润州团练使。行密死,子渥自宣州入立,以景仁代守宣州。渥 已立,反求宣州故物,景仁惜不与,渥怒,以兵攻之。景仁奔于钱镠,镠表景仁领 宣州节度使。梁太祖素识景仁,乃遣人召之,景仁间道归梁,仍以为宁国军节度使, 加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久之,未有以用,使参宰相班,奉朝请而已。

  开平四年,以景仁为北面招讨使,将韩勍、李思安等兵伐赵;行至魏州,司天 监言:“太阴亏,不利行师。”太祖亟召景仁等还,已而复遣之。景仁已去,太祖 思术者言,驰使者止景仁于魏以待。景仁已过邢、洺,使者及之,景仁不奉诏,进 营于柏乡。乾化元年正月庚寅,日有食之,崇政使敬翔白太祖曰:“兵可忧矣!” 太祖为之旰食。是日,景仁及晋人战,大败于柏乡,景仁归诉于太祖,太祖曰: “吾亦知之,盖韩勍、李思安轻汝为客,不从节度尔。”乃罢景仁就第,后数月, 悉复其官爵。

  末帝立,以景仁为淮南招讨使,攻庐、寿,军过独山,山有杨行密祠,景仁再 拜号泣而去。战于霍山,梁兵败走,景仁殿而力战,以故梁兵不甚败。景仁归京师, 病疽卒,赠太尉。

  ○贺瑰

  贺瑰,字光远,濮州人也。事郓州硃宣为都指挥使。梁太祖攻硃瑾于兗州,宣 遣瑰与何怀宝、柳存等以兵万人救兗州,瑰趋待宾馆,欲绝梁饷道。梁太祖略地至 中都,得降卒,言瑰等兵趋待宾馆矣!以六壬占之,得“斩关”,以为吉,乃选精 兵夜疾驰百里,期先至待宾以逆瑰,而夜黑,兵失道,旦至钜野东,遇瑰兵,击之, 瑰等大败。瑰走,梁兵急追之,瑰顾路穷,登冢上大呼曰:“我贺瑰也,可勿杀我!” 太祖驰骑取之,并取怀宝等数十人,降其卒三千余人。是日,大风扬沙蔽天,太祖 曰:“天怒我杀人少邪?”即尽杀降卒三千人,而系瑰及怀宝等至兗城下以招瑾, 瑾不纳,因斩怀宝等十余人,而独留瑰。瑰感太祖不杀,誓以身自效。从太祖平青 州,以为曹州刺史。太祖即位,累迁相州刺史。末帝时,迁左龙虎统军,宣义军节 度使。

  贞明元年,魏兵乱,贺德伦降晋,晋王入魏州。刘掞败于故元城,走黎阳,贝、 卫、洺、磁诸州皆入于晋。晋军取杨刘,末帝乃以瑰为招讨使,与谢彦章等屯于行 台。晋军迫瑰十里而栅,相持百余日。瑰与彦章有隙,伏甲杀之,庄宗喜曰:“将 帅不和,梁亡无日矣!”乃令军中归其老疾于鄴,以轻兵袭濮州。瑰自行台蹑之, 战于胡柳陂,晋人辎重在阵西,瑰军将薄之,晋军乱,斩其将周德威,尽取其辎重。 军已胜,阵无石山,日暮,晋兵仰攻之,瑰军下山击晋军,瑰大败,晋遂取濮州, 城德胜,夹河为栅。瑰以舟兵攻南栅,不能得,还军行台,以疾卒,年六十二,赠 侍中。有子光图。

  ○王檀

  王檀,字众美,京兆人也。少事梁太祖为小校,尚让攻梁,战尉氏门,檀勇出 诸将,太祖奇之,迁踏白副指挥使。从硃珍募兵东方,战数有功。梁与蔡兵战板桥, 李重裔马踣,为蔡兵所擒,檀驰取之,并获其将一人。从太祖破魏内黄,迁冲山都 虞候。复从硃珍攻徐州,檀获其将一人。梁兵攻王师范,檀以一军破其密州,拜密 州刺史。太祖即位,迁保义军节度使,潞州东北面招讨使。王景仁败于柏乡,晋兵 围邢州,太祖大惧,欲自将救之,檀止太祖,请自拒敌,力战,卒全邢州,以功加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进封琅琊郡王。友珪立,徙镇宣化。贞明元年又徙匡国。是时, 庄宗取魏博,檀以谓晋兵悉在河北,乃以奇兵西出阴地袭太原,不克而还。徙镇天 平,檀尝招纳亡盗居帐下,帐下兵乱,入杀檀,年五十八,赠太师,谥曰忠毅。

  ○马嗣勋

  马嗣勋,濠州钟离人也,少事州为客将,为人材武有辩。梁太祖攻濠州,刺史 张遂遣嗣勋持牌印降梁。杨行密攻遂,遂又使嗣勋乞兵于太祖。梁兵未至,濠州已 没,嗣勋无所归,乃留事梁,太祖以为宣武军元从押衙。太祖西攻凤翔,行至华州, 遣嗣勋入说韩建,建即时出降。天祐二年,罗绍威将诛牙军,乞兵于梁,梁女嫁魏, 适死,太祖乃遣嗣勋以长直千人为彩舆入魏,致兵器于舆中,声言助葬。嗣勋馆铜 台,夜与魏新乡镇兵攻石柱门,入迎绍威家属,卫之。乃益取魏甲兵攻牙军,牙军 不知兵所从来,莫能为备,杀其八千余人,迟明皆尽。嗣勋中重疮卒。太祖即位, 赠太保。

  ○王虔裕

  王虔裕,琅琊临沂人也。为人健勇善骑射,以弋猎为生。少从诸葛爽起青、棣 间,其后爽为汝州防御使,率兵北击沙陀,还入长安攻黄巢。爽兵败降巢,巢以爽 为河阳节度使。中和三年,孙儒陷河阳,虔裕随爽奔于梁。是时,太祖新就镇,黄 巢、秦宗权等兵方盛,太祖数为所窘,而梁未有佗将,乃以虔裕将骑兵,常为先锋 击巢陈、蔡间,拔其数栅。巢走,梁兵蹑之,战于万胜戍,贼败而东,虔裕功为多, 乃表虔裕义州刺史。黄巢已去,秦宗权攻许、郑,与梁为敌境,大小百余战,虔裕 常有功。秦贤攻汴南境,太祖遣虔裕拒贤于尉氏,战败,失一裨将,太祖怒,拘虔 裕于军中。邢州孟迁降梁,为晋人所围,太祖遣虔裕以精兵百人疾驰,夜破晋围, 入邢州,迟明,立梁旗帜于城上,晋人以为救兵至,乃退。已而晋兵复来,迁执虔 裕降于晋,见杀。

  ○谢彦章

  谢彦章,许州人也。幼事葛从周,从周怜其敏惠,养以为子,授之兵法,从周 以千钱置大盘中,为行阵偏伍之状,示以出入进退之节,彦章尽得之。及壮,事梁 太祖为骑将。是时,贺瑰善用步卒,而彦章与孟审澄、侯温裕皆善将骑兵,审澄、 温裕所将不过三千,彦章多而益办。彦章事末帝,累迁匡国军节度使。贞明四年, 晋攻河北,贺瑰为北面招讨使,彦章为排阵使,屯于行台。彦章为将,好礼儒士, 虽居军中,尝儒服,或临敌御众,肃然有将帅之威,左右驰骤,疾若风雨。晋人望 其行阵齐整,相谓曰:“谢彦章必在此也!”其名重敌中如此。瑰心忌之。彦章与 瑰行视郊外,瑰指一地语彦章曰:“此地冈阜隆起,其中坦然,营栅之地也。”已 而晋兵栅之,瑰疑彦章阴以告晋,益恶之。彦章故与马步都虞候硃珪有隙,瑰欲速 战,彦章请持重以老敌,珪乃诬彦章以为将反。瑰旦享士,使珪伏甲杀之,审澄、 温裕皆见害。

展开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uniweek.com.cn/guji/7453212a4984ae2b4d5557cd.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