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坳辞骏成语网
  2. 古籍鉴赏
  3. 沈昫等「旧唐书卷十八列传」部分译文

沈昫等「旧唐书卷十八列传」部分译文

尉迟敬德,朔州善阳人。隋炀帝大业末年,在高阳参军讨伐暴乱兵众,以勇猛闻名,一直提升到朝散大夫。刘武周起兵,任用他为偏将,跟宋金刚一起向南进军,攻陷了晋州、浍州。尉迟敬德推进到夏县接应吕崇茂,突袭打败了唐朝永安王李孝基,捉拿了独孤怀恩、唐俭等

部分译文

  尉迟敬德,朔州善阳人。隋炀帝大业末年,在高阳参军讨伐暴乱兵众,以勇猛闻名,一直提升到朝散大夫。刘武周起兵,任用他为偏将,跟宋金刚一起向南进军,攻陷了晋州、浍州。尉迟敬德推进到夏县接应吕崇茂,突袭打败了唐朝永安王李孝基,捉拿了独孤怀恩、唐俭等人。唐高祖武德三年(620),太宗李世民在柏壁城讨伐刘武周,刘武周命令尉迟敬德和宋金刚到介休县抵抗唐军。宋金刚被打败了,逃往突厥,尉迟敬德据守介休县城。太宗派遣任城王李道宗、宇文士及去开导他,尉迟敬德和寻相献城投降。太宗非常高兴,在指挥部设私宴接风,任命他为右一府统军,跟随太宗到东都洛阳进攻王世充。

  后来寻相和刘武周手下的降将们都叛离了唐军,唐军将领们怀疑尉迟敬德必然叛离,把他关押起来了。行台左仆射屈突通、尚书殷开山都说:“尉迟敬德刚刚投降唐朝,思想感情还没有归顺。这人非常勇猛剽悍,关押的时间又长,已被我们猜疑,必然产生怨恨。留着他只怕会留下后患,请立即杀了他。”太宗说:“我的看法,跟你们不同。尉迟敬德如果怀有叛离意图,怎么会在寻相之后呢?”当即命令释放,带进自己的卧室,赏赐给他金银珠宝,对他说:“大丈夫凭着情感志向互相信赖,不必把小小委屈放在心上。我终究不会听信谗言去迫害忠臣良将,您应体谅。一定认为应当离开,现在就用这些东西资助您,表达我们短暂共事的情谊。”这天,尉迟敬德陪同太宗到榆窠打猎,碰上王世充带领几万步兵骑兵前来挑战。王世充的骁勇将领单雄信带领骑兵直奔太宗冲来,尉迟敬德驱马冲上前去,太吼一声,斜刺里一枪把单雄信挑下马来。敌兵且战且退,尉迟敬德保护太宗杀出包围后,又带领骑兵跟王世充作战,几个回合,敌军狼狈逃散,抓住了敌将陈智略,俘虏手持长矛的骑兵六千人。太宗对尉迟敬德说“:正当人们要我相信您必然叛离的时候,上天开导我怎样向人们验证我的判断,特地予以证实,行善得福已验证了,因果回报何等迅速。”特地赐给他金银一箱,此后惠顾日益增加。

  尉迟敬德善于排除、避开长矛,每当单人匹马冲进敌阵,敌人的长矛一齐刺来,始终不能刺到他,他还能夺过敌人的长矛,回手刺杀敌人。这天,他在敌军的重重包围圈里冲进冲出,畅行无阻。齐王李元吉也善于骑在马上使用长矛,听说尉迟敬德也会此道就不以为然,要亲自比试,叫拿掉长矛顶端的刀刃用矛杆刺杀。尉迟敬德说:“即使安上刀刃,也刺不着我,请您别拿掉,我的当然要拿掉刀刃。”李元吉终究没有刺到他。太宗问他“:夺取长矛、避开长矛,哪种难些?”尉迟敬德回答说“:夺取困难些。”于是命令他表演夺取李元吉手中的长矛。李元吉手执长矛长驱骏马,一心想刺着他,尉迟敬德没一会儿工夫就一连三次夺得了李元吉的长矛。李元吉一向骁勇,虽然口里赞叹,心里却深深感到耻辱。

  后来窦建德在板城渚口扎营,太宗准备挑动他出战,预先让李责力、程知节、秦叔宝等人的部队埋伏起来。太宗拿着弓箭,尉迟敬德握着长矛,到窦建德营垒跟前大声呼叫,叫得他全军都听到。窦建德的将士们惊恐不安,冲出来几千名骑兵,太宗打打退退,前后射死了几个敌人,尉迟敬德也刺死了十多个敌人,就把敌人诱进了伏击圈。于是与李眅等人的部队一起奋力攻打,敌军大败。王世充哥哥的儿子、伪夏国的代王王琬叫人到窦建德的营帐,牵来隋炀帝骑过的那匹毛色青白相间的花马骑上,铠甲非常华美,远远地跑在队伍的前头当众炫耀。太宗说:“那家伙骑的,真是好马。”尉迟敬德请求去夺过来,就同高甑生、梁建方共三人驱马直奔敌军,活捉了王琬,牵着那匹马回来,敌军没人敢来阻拦。

  尉迟敬德又跟随太宗到临氵名讨伐刘黑闼,刘黑闼的军队来袭击李世眅,太宗率领部队偷袭敌军后方以便援救。刘黑闼的队伍转身回来,四面包围太宗,尉迟敬德率领勇士冲进包围圈,大败敌军,太宗和江夏王李道宗乘机突围。又跟随太宗打败徐圆朗,多次立下战功,被授予秦王府左二副护军职务。

  隐太子李建成、巢王李元吉要谋杀太宗,他们秘密递信叫去尉迟敬德说:“要委屈您给予我们父兄般的照看,同您做一个真诚亲密的朋友,希望您答应我们的要求。”接着赠送给他一车金银器物。尉迟敬德说:“我出身低下,遇上隋朝衰亡,天下四分五裂,自己无处藏身,长期陷入叛乱队伍,罪大恶极死有余辜。结果承蒙秦王给我生命,如今还在秦王府供职,只应以生命报答他的恩情。我对您没有功劳,不敢错受重赏。如果私自答应为您效劳,就是背叛,一个为了私利忘掉忠诚的人,您又用他干什么呢?”李建成火了,此后就断绝了交往。尉迟敬德很快报告了这事,太宗说:“您纯洁的思想,高于山岳,就是堆起一斗黄金,我知道您也不会改变气节。他送东西您就接着,不必顾虑。不这样,恐怕您不安全。并且了解他们的阴谋,也可以帮助想出好的对策。”李元吉等人非常忌恨尉迟敬德,派刺客去暗杀他。尉迟敬德知道他们的阴谋,就大开重重门户,若无其事地睡觉,刺客多次走进他家厅堂,终究不敢走进卧室。李元吉就在高祖面前诬陷尉迟敬德,高祖下令囚禁审讯,准备杀掉他。太宗坚决劝谏才获得释放。

  在突厥侵扰乌城时,李建成推荐李元吉为统帅出兵抗敌,密谋请太宗到长安近郊的昆明池一起送行,乘机杀害。尉迟敬德听到个阴谋,同长孙无忌立即禀告太宗说:“您如果不赶紧惩治他们,恐怕要被他们杀害,那么国家政权就危险了。”太宗叹息说“:现在他们二人离间陷害同胞兄弟,除灭君主的儿子,这种危机,大家从头至尾都很清楚。我虽然深遭他们忌恨,灾祸就在眼前,然而兄弟之情,始终令我不忍下手。我打算在他们先动手后,再按义理惩罚他们,您二位认为怎么样?”尉迟敬德说:“人的本性怕死,大家情愿以死来侍奉您,这是上天的恩赐,如果上天给您却不接受,反而会受罪责。虽然顾及了仁爱的私情,却忘掉了国家的大事,灾祸来了不知担忧,快要灭亡却无动于衷,丧失作为人臣不避艰险的气节,不具备前辈圣贤大义灭亲的品德,这些我没听说过。我的心愿,是请先下手杀掉他们。您如果不采纳我的意见,就请让我逃走,我不能坐等别人来杀。再说靠危难成就大业,是圣贤的高明主见;把灾祸变为福祉,是智士的天赋机敏。我如果逃走,无忌也要一起逃走。”太宗还是犹豫不决,长孙无忌说:“您如果不采纳敬德的意见,我们就不再事奉您了。事情如果失败,您到底怎么办呢?”太宗说:“我刚才说的,还不能全然不顾,各位再商议吧。”尉迟敬德说:“您现在办事犹犹豫豫,不算明智;面对危难不能果决,不算英勇。您即使不采纳我的意见,就请您自己考虑,到底怎样保全国家社稷?到底怎样保全身家性命?况且外边的八百名勇士,现在已经全都进了皇宫,手握兵器身穿铠甲,事情发展到这一步了您怎么能够拒绝!”尉迟敬德又和侯君集日夜进言鼓动,这才下了决心。

  当时房玄龄、杜如晦都被高祖逐出了秦王府,不能再来。太宗叫长孙无忌去秘密地把他们请来,房玄龄等人回话说“:皇上诏令规定不许我们再事奉秦王,如果私自拜见,一定会杀我全家,不敢接受秦王的命令。”太宗大发脾气,对尉迟敬德说:“房玄龄、杜如晦难道要背叛我吗?”取下腰间的宝剑交给尉迟敬德说“:您去一趟,看见他们没有来的意思,斩下他们的首级带回来。”尉迟敬德又去通知长孙无忌说:“秦王已决定限期除奸,您应该按时进府筹划。我们四个人不能邀在一起走。”于是房玄龄、杜如晦道士打扮跟着长孙无忌进了秦王府,尉迟敬德也从另一条路进来了。

  武德九年(626年)六月四日,李建成被杀后,尉迟敬德带着七十名骑兵跟着赶到玄武门,李元吉驱马向东逃跑,被乱箭射下马来。太宗所骑的马跑进树林,突然缰绳挂到树上被绊倒,不能起来。李元吉追上来抢夺弓箭,俯身下去要掐太宗,尉迟敬德驱马上前大声喝斥,李元吉撒腿就跑,想回武德殿,尉迟敬德赶上去一箭射死了他。李建成、李元吉的部将薛万彻、谢叔方、冯立等人率领队伍来了,聚集在玄武门,杀死了屯营将军。尉迟敬德提来李建成、李元吉的首级给他们看,他们就撤走了。这时,高祖在海池上划船游览。太宗命令尉迟敬德去保卫高祖。他身穿铠甲手执武器,直奔海池。高祖极度震惊,问道:“今天发动叛乱的是谁?你到这里来干什么?”尉迟敬德回答说:“秦王由于太子、齐王发动叛乱,派兵杀了他们,他担心皇上受惊,派我来值班警卫。”高祖这才放心。南衙卫兵、北门羽林军以及东宫、齐王府、秦王府的将士还在混战,尉迟敬德奏请高祖亲笔写了道诏令,命令各部人马一并听从秦王处置,于是宫廷内外都安定了。高祖慰劳尉迟敬德说“:你为国家立下了稳定政权的大功勋。”赏赐给他很多珍贵物品。太宗立为太子后,任命他为太子左卫率。当时的舆论认为李建成等人的一百多名部属,都应判处胁从罪而没收他们的家产充公,只有尉迟敬德坚持反对,说:“两名罪魁祸首,已经惩罚完毕,如果再株连他们的部属,这不是稳定局势的政策。”因此都免于处分。后来论功行赏,尉迟敬德和长孙无忌定为头等,每人赏赐了一万匹绢,齐王府的钱财器物,连同整个府第,都赏给了尉迟敬德。

  太宗贞观元年(627),授予他右武侯大将军头衔,赐予吴国公爵位,同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一齐实封收纳一千三百户租税。这时,突厥侵犯边境,任命他为泾州道行军总管去攻打突厥。敌军到了泾阳,尉迟敬德派轻装骑兵去挑战,杀死了他的名将,于是打败了敌军。尉迟敬德欢喜揭发别人的短处,负功自傲,每当发现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等人的过失,必然不讲情面直言指责,因此与宰臣不和。贞观三年(629),离京任襄州都督。贞观八年(634),升为同州刺史。他曾经在庆善宫陪从太宗饮宴,当时有人座次排在他的前边,他愤怒地说:“你有什么功劳,配坐在我的上席?”任城王李道宗坐在他的下位,便向他做解释。尉迟敬德勃然大怒,一拳打在他的眼睛上,差点儿打瞎。太宗不高兴,停止了饮宴,对尉迟敬德说:“我读《汉书》,发现汉高祖的功臣能够保全自己的很少,心里常常责怪高祖。到了登基以后,一直想保全功臣,让他们子孙平安。但是你做了高官之后不断触犯国法,才明白韩信、彭越遭到杀戮,不是汉高祖的过失。治理国家的重要事情,只有奖赏与处罚。分外的恩惠,不能给得太多,要严格要求自己,别做后悔不及的事。”贞观十一年(637),分封功臣时给予世袭刺史,诏令授予宣州刺史官职,改封为鄂国公,此后历任鹿阝、夏二州都督。贞观十七年(643),上表请求退职,授予文职闲官第一等级的开府仪同三司名号,让他每月初一、十五进宫朝拜。不久跟长孙无忌等二十四人被绘制成肖像陈列在专为表彰功臣而修建的凌烟阁。

  太宗要征讨高丽时,尉迟敬德奏议说“:皇上如果亲自到辽东去,皇太子眼下又在定州,洛阳、长安都是国库所在地,虽然有守卫部队,但兵力还很薄弱。到辽东路途遥远,令人担心发生意外事故。再说征讨一个边远小国,不必麻烦大国御驾亲征,请把这事交给一位优秀将领,自然可以按时摧毁敌人。”太宗没有采纳,命令尉迟敬德以原来的官职身份行使太常卿职权,任左一马军总管,跟随太宗到驻跸山打败了高丽。班师回朝后,他仍旧退职家居。

  尉迟敬德晚年迷信仙丹,研磨金属矿石,吞服云母矿石粉,挖池圹建楼台,用白色花纹的丝织物予以装饰,学着演奏清商乐曲自我娱乐,不跟外人交往,达十六年之久。显庆三年(658),高宗按尉迟敬德的功勋,追认他的父亲为幽州都督。尉迟敬德这年逝世,享年七十四岁。高宗为他举行悼念活动,三天不临朝理事,通知五品以上的京官和在京的地方官员前去悼念,下诏追认他为司徒、并州都督,谥号为忠武,赐给棺木,陪葬在太宗的昭陵。

  儿子尉迟宝琳继承封爵,官职做到卫尉卿。

旧唐书简介

  《旧唐书》共200卷,包括《本纪》20卷、《志》30卷、《列传》150卷,原名《唐书》,宋祁、欧阳修等所编著《新唐书》问世后,才改称《旧唐书》,成书于后晋开运二年(945年)。

旧唐书·卷十八列传原文

  ○尉迟敬德 秦叔宝 程知节 段志玄 张公谨 子大素 大安

  尉迟敬德,朔州善阳人。大业末,从军于高阳,讨捕群贼,以武勇称,累授朝 散大夫。刘武周起,以为偏将,与宋金刚南侵,陷晋、浍二州。敬德深入,至夏县, 应接吕崇茂,袭破永安王孝基,执独孤怀恩、唐俭等。武德三年,太宗讨武周于柏 壁,武周令敬德与宋金刚来拒王师于介休。金刚战败,奔于突厥;敬德收其余众, 城守介休。太宗遣任城王道宗、宇文士及往谕之。敬德与寻相举城来降。太宗大悦, 赐以曲宴,引为右一府统军,从击王世充于东都。既而寻相与武周下降将皆叛,诸 将疑敬德必叛,囚于军中。行台左仆射屈突通、尚书殷开山咸言:“敬德初归国家, 情志未附。此人勇健非常,絷之又久,既被猜贰,怨望必生。留之恐贻后悔,请即 杀之。”太宗曰:“寡人所见,有异于此。敬德若怀翻背之计,岂在寻相之后耶?” 遽命释之,引入卧内,赐以金宝,谓曰:“丈夫以意气相期,勿以小疑介意。寡人 终不听谗言以害忠良,公宜体之。必应欲去,今以此物相资,表一时共事之情也。” 是日,因从猎于榆窠,遇王世充领步骑数万来战。世充骁将单雄信领骑直趋太宗, 敬德跃马大呼,横刺雄信坠马。贼徒稍却,敬德翼太宗以出贼围。更率骑兵与世充 交战,数合,其众大溃,擒伪将陈智略,获排槊兵六千人。太宗谓敬德曰:“比众 人证公必叛,天诱我意,独保明之,福善有征,何相报之速也!”特赐金银一箧, 此后恩眄日隆。敬德善解避槊,每单骑入贼阵,贼槊攒刺,终不能伤,又能夺取贼 槊,还以刺之。是日,出入重围,往返无碍。齐王元吉亦善马槊,闻而轻之,欲亲 自试,命去槊刃,以竿相刺。敬德曰:“纵使加刃,终不能伤。请勿除之,敬德槊 谨当却刃。”元吉竟不能中。太宗问曰:“夺槊、避槊,何者难易?”对曰:“夺 槊难。”乃命敬德夺元吉槊。元吉执槊跃马,志在刺之,敬德俄顷三夺其槊。元吉 素骁勇,虽相叹异,甚以为耻。及窦建德营于板渚,太宗将挑战,先伏李勣、程知 节、秦叔宝等兵。太宗持弓矢,敬德执槊,造建德垒下大呼致师。贼众大惊扰,出 兵数千骑,太宗逡巡渐却,前后射杀数人,敬德所杀亦十数人,遂引贼以入伏内。 于是与勣等奋击,大破之。王世充兄子伪代王琬,使于建德军中,乘隋炀帝所御骢 马,铠甲甚鲜,迥出军前以夸众。太宗曰:“彼之所乘,真良马也。”敬德请往取 之,乃与高甑生、梁建方三骑直入贼军,擒琬,引其马以归,贼众无敢当者。又从 讨刘黑闼于临洺,黑闼军来袭李世勣,太宗勒兵掩贼,复以救之。既而黑闼众至, 其军四合,敬德率壮士犯围而入,大破贼阵,太宗与江夏王道宗乘之以出。又从破 徐圆朗。累有战功,授秦王府左二副护军。

  隐太子、巢剌王元吉将谋害太宗,密致书以招敬德曰:“愿迂长者之眷,敦布 衣之交,幸副所望也。”仍赠以金银器物一车。敬德辞曰:“敬德起自幽贱,逢遇 隋亡,天下土崩,窜身无所,久沦逆地,罪不容诛。实荷秦王惠以生命,今又隶名 籓邸,唯当以身报恩。于殿下无功,不敢谬当重赐。若私许殿下,便是二心,徇利 忘忠,殿下亦何所用?”建成怒,是后遂绝。敬德寻以启闻,太宗曰:“公之素心, 郁如山岳,积金至斗,知公情不可移。送来但取,宁须虑也。若不然,恐公身不安。 且知彼阴计,足为良策。”元吉等深忌敬德,令壮士往刺之。敬德知其计,乃重门 洞开,安卧不动,贼频至其庭,终不敢入。元吉乃谮敬德于高祖,下诏狱讯验,将 杀之,太宗固谏得释。会突厥侵扰乌城,建成举元吉为将,密谋请太宗同送于昆明 池,将加屠害。敬德闻其谋,与长孙无忌遽启太宗曰:“大王若不速正之,则恐被 其所害,社稷危矣。”太宗叹曰:“今二宫离阻骨肉,灭弃君亲,危亡之机,共所 知委。寡人虽深被猜忌,祸在须臾,然同气之情,终所未忍。欲待其先起,然后以 义讨之,公意以为何如?”敬德曰:“人情畏死,众人以死奉王,此天授也。若天 与不取,反受其咎。虽存仁爱之小情,忘社稷之大计,祸至而不恐,将亡而自安, 失人臣临难不避之节,乏先贤大义灭亲之事,非所闻也。以臣愚诚,请先诛之。王 若不从,敬德言请奔逃亡命,不能交手受戮。且因败成功,明贤之高见;转祸为福, 智士之先机。敬德今若逃亡,无忌亦欲同去。”太宗犹豫未决,无忌曰:“王今不 从敬德之言,必知敬德等非王所有。事今败矣,其若之何?”太宗曰:“寡人所言, 未可全弃,公更图之。”敬德曰:“王今处事有疑,非智;临难不决,非勇。王纵 不从敬德言,请自决计,其如家国何?其如身命何?且在外勇士八百余人,今悉入 宫,控弦被甲,事势已就,王何得辞!”敬德又与侯君集日夜进劝,然后计定。时 房玄龄、杜如晦皆被高祖斥出秦府,不得复入。太宗令长孙无忌密召之,玄龄等报 曰:“有敕不许更事王,今若私谒,必至诛灭,不敢奉命。”太宗大怒,谓敬德曰: “玄龄、如晦岂背我耶?”取所佩刀授敬德曰:“公且往,观其无来心,可并斩其 首持来也。”敬德又与无忌喻曰:“王已决计克日平贼,公宜即入筹之。我等四人 不宜群行在道。”于是玄龄、如晦著道士服随无忌入,敬德别道亦至。

  六月四日,建成既死,敬德领七十骑蹑踵继至,元吉走马东奔,左右射之坠马。 太宗所乘马又逸于林下,横被所繣,坠不能兴。元吉遽来夺弓,垂欲相扼,敬德跃 马叱之,于是步走,欲归武德殿,敬德奔逐射杀之。其宫府诸将薛万彻、谢叔方、 冯立等率兵大至,屯于玄武门,杀屯营将军。敬德持建成、元吉首以示之,宫府兵 遂散。是时,高祖泛舟于海池。太宗命敬德侍卫高祖。敬德擐甲持矛,直至高祖所。 高祖大惊,问曰:“今日作乱是谁?卿来此何也?”对曰:“秦王以太子、齐王作 乱,举兵诛之,恐陛下惊动,遣臣来宿卫。”高祖意乃安。南衙、北门兵马及二宫 左右犹相拒战,敬德奏请降手敕,令诸军兵并受秦王处分,于是内外遂定。高祖劳 敬德曰:“卿于国有安社稷之功。”赐珍物甚众。太宗升春宫,授太子左卫率。时 议者以建成等左右百余人,并合从坐籍没,唯敬德执之不听,曰:“为罪者二凶, 今已诛讫,若更及支党,非取安之策。”由是获免。及论功,敬德与长孙无忌为第 一,各赐绢万匹;齐王府财币器物,封其全邸,尽赐敬德。

  贞观元年,拜右武候大将军,赐爵吴国公,与长孙无忌、房玄龄、杜如晦四人 并食实封千三百户。会突厥来入寇,授泾州道行军总管以击之。贼至泾阳,敬德轻 骑与之挑战,杀其名将,贼遂败。敬德好讦直,负其功,每见无忌、玄龄、如晦等 短长,必面折廷辩,由是与执政不平。三年,出为襄州都督。八年,累迁同州刺史。 尝侍宴庆善宫,时有班在其上者,敬德怒曰:“汝有何功,合坐我上?”任城王道 宗次其下,因解喻之。敬德勃然,拳殴道宗目,几至眇。太宗不怿而罢,谓敬德曰: “朕览汉史,见高祖功臣获全者少,意常尤之。及居大位以来,常欲保全功臣,令 子孙无绝。然卿居官辄犯宪法,方知韩、彭夷戮,非汉祖之愆。国家大事,唯赏与 罚,非分之恩,不可数行,勉自修饬,无贻后悔也。”十一年,封建功臣为代袭刺 史,册拜敬德宣州刺史,改封鄂国公。后历鄜、夏二州都督。十七年,抗表乞骸骨, 授开府仪同三司,令朝朔望。寻与长孙无忌等二十四人图形于凌烟阁。及太宗将征 高丽,敬德奏言:“车驾若自往辽左,皇太子又在定州,东西二京,府库所在,虽 有镇守,终是空虚。辽东路遥,恐有玄感之变。且边隅小国,不足亲劳万乘,伏请 委之良将,自可应时摧灭。”太宗不纳,令以本官行太常卿,为左一马军总管,从 破高丽于驻跸山。军还,依旧致仕。敬德末年笃信仙方,飞炼金石,服食云母粉, 穿筑池台,崇饰罗绮,尝奏清商乐以自奉养,不与外人交通,凡十六年。显庆三年, 高宗以敬德功,追赠其父为幽州都督。其年薨,年七十四。高宗为之举哀,废朝三 日,令京官五品以上及朝集使赴宅哭,册赠司徒、并州都督,谥曰忠武,赐东园秘 器,陪葬于昭陵。子宝琳嗣,官至卫尉卿。

  秦叔宝,名琼,齐州历城人。大业中,为隋将来护兒帐内。叔宝丧母,护兒遣 使吊之,军吏怪曰:“士卒死亡及遭丧者多矣,将军未尝降问,独吊叔宝何也?” 答曰:“此人勇悍,加有志节,必当自取富贵,岂得以卑贱处之?”隋末群盗起, 从通守张须陀击贼帅卢明月于下邳。贼众十余万,须陀所统才万人,力势不敌,去 贼六七里立栅,相持十余日,粮尽将退,谓诸将士曰:“贼见兵却,必轻来追我。 其众既出,营内即虚,若以千人袭营,可有大利。此诚危险,谁能去者?”人皆莫 对,唯叔宝与罗士信请行。于是须陀委栅遁,使二人分领千兵伏于芦苇间。既而明 月果悉兵追之,叔宝与士信驰至其栅,栅门闭不得入,二人超升其楼,拔贼旗帜, 各杀数人,营中大乱。叔宝、士信又斩关以纳外兵,因纵火焚其三十余栅,烟焰涨 天。明月奔还,须陀又回军奋击,大破贼众。明月以数百骑遁去,余皆虏之。由是 勇气闻于远近。又击孙宣雅于海曲,先登破之。以前后累勋授建节尉。从须陀进击 李密于荥阳,军败,须陀死之,叔宝以余众附裴仁基。会仁基以武牢降于李密,密 得叔宝大喜,以为帐内骠骑,待之甚厚。密与化及大战于黎阳童山,为流矢所中, 堕马闷绝。左右奔散,追兵且至,唯叔宝独捍卫之,密遂获免。叔宝又收兵与之力 战,化及乃退。后密败,又为王世充所得,署龙骧大将军。叔宝薄世充之多诈,因 其出抗官军,至于九曲,与程咬金、吴黑闼、牛进达等数十骑西驰百许步,下马拜 世充曰:“虽蒙殊礼,不能仰事,请从此辞。”世充不敢逼,于是来降。高祖令事 秦府,太宗素闻其勇,厚加礼遇。从镇长春宫,拜马军总管。又从征于美良川,破 尉迟敬德,功最居多。高祖遣使赐以金瓶,劳之曰:“卿不顾妻子,远来投我,又 立功效。朕肉可为卿用者,当割以赐卿,况子女玉帛乎?卿当勉之。”寻授秦王右 三统军。又从破宋金刚于介休。录前后勋,赐黄金百斤、杂彩六千段,授上柱国。 从讨王世充,每为前锋。太宗将拒窦建德于武牢,叔宝以精骑数十先陷其阵。世充 平,进封翼国公,赐黄金百斤、帛七千段。从平刘黑闼,赏物千段。叔宝每从太宗 征伐,敌中有骁将锐卒,炫耀人马,出入来去者,太宗颇怒之,辄命叔宝往取。叔 宝应命,跃马负枪而进,必刺之万众之中,人马辟易,太宗以是益重之,叔宝亦以 此颇自矜尚。

  六月四日,从诛建成、元吉。事宁,拜左武卫大将军,食实封七百户。其后每 多疾病,因谓人曰:“吾少长戎马,所经二百余阵,屡中重疮。计吾前后出血亦数 斛矣,安得不病乎?”十二年卒,赠徐州都督,陪葬昭陵。太宗特令所司就其茔内 立石人马,以旌战阵之功焉。十三年,改封胡国公。十七年,与长孙无忌等图形于 凌烟阁。

  程知节,本名咬金,济州东阿人也。少骁勇,善用马槊。大业末,聚徒数百, 共保乡里,以备他盗。后依李密,署为内军骠骑。时密于军中简勇士尤异者八千人, 隶四骠骑,分为左右以自卫,号为内军。自云:“此八千人可当百万。”知节既领 其一,甚被恩遇。及王世充出城决战,知节领内马军,与密同营在北邙山上,单雄 信领外马军,营在偃师城北。世充来袭雄信营,密遣知节及裴行俨助之。行俨先驰 赴敌,为流矢所中,坠于地。知节救之,杀数人,世充军披靡,乃抱行俨重骑而还。 为世充骑所逐,刺槊洞过,知节回身捩折其槊,兼斩获追者,于是与行俨俱免。及 密败,世充得之,接遇甚厚。知节谓秦叔宝曰:“世充器度浅狭,而多妄语,好为 咒誓,乃巫师老妪耳,岂是拨乱主乎?”及世充拒王师于九曲,知节领兵在其阵, 与秦叔宝等马上揖世充曰:“荷公接待,极欲报恩。公性猜贰,傍多扇惑,非仆托 身之所,今谨奉辞。”于是跃马与左右数十人归国,世充惧,不敢追之。授秦王府 左三统军。破宋金刚,擒窦建德,降王世充,并领左一马军总管。每阵先登,以功 封宿国公。武德七年,建成忌之,构之于高祖,除康州刺史。知节白太宗曰:“大 王手臂今并翦除,身必不久。知节以死不去,愿速自全。”六月四日,从太宗讨建 成、元吉。事定,拜太子右卫率,迁右武卫大将军,赐实封七百户。贞观中,历泸 州都督、左领军大将军。与长孙无忌等代袭刺史,改封卢国公,授普州刺史。十七 年,累转左屯卫大将军,检校北门屯兵,加镇军大将军。永徽六年,迁左卫大将军。 显庆二年,授葱山道行军大总管以讨贺鲁。师次怛笃城,有胡人数千家开门出降, 知节屠城而去,贺鲁遂即远遁。军还,坐免官。未几,授岐州刺史。表请乞骸骨, 许之。麟德二年卒,赠骠骑大将军、益州大都督,陪葬昭陵。子处默,袭爵卢国公。 处亮,以功臣子尚太宗女清河长公主,授驸马都尉、左卫中郎将。少子处弼,官至 右金吾将军。处弼子伯献,开元中,左金吾大将军。

  段志玄,齐州临淄人也。父偃师,隋末为太原郡司法书佐,从高祖起义,官至 郢州刺史。志玄从父在太原,甚为太宗所接待。义兵起,志玄募得千余人,授右领 大都督府军头。从平霍邑,下绛郡,攻永丰仓,皆为先锋,历迁左光禄大夫。从刘 文静拒屈突通于潼关,文静为通将桑显和所袭,军营已溃,志玄率二十骑赴击,杀 数十人而还。为流矢中足,虑众心动,忍而不言,更入贼阵者再三。显和军乱,大 军因此复振,击,大破之。及屈突通之遁,志玄与诸将追而擒之,以功授乐游府骠 骑将军。后从讨王世充,深入陷阵,马倒,为贼所擒。两骑夹持其髻,将渡洛水, 志玄踊身而奋,二人俱坠马,驰归,追者数百骑,不敢逼。及破窦建德,平东都, 功又居多。迁秦王府右二护军,赏物二千段。隐太子建成、巢剌王元吉竞以金帛诱 之,志玄拒而不纳,密以白太宗,竟与尉迟敬德等同诛建成、元吉。太宗即位,累 迁左骁卫大将军,封樊国公,食实封九百户。文德皇后之葬也,志玄与宇文士及分 统士马出肃章门。太宗夜使宫官至二将军所,士及开营内使者,志玄闭门不纳,曰: “军门不可夜开。”使者曰:“此有手敕。”志玄曰:“夜中不辩真伪。”竟停使 者至晓。太宗闻而叹曰:“此真将军也,周亚夫无以加焉。”十一年,定世封之制, 授金州刺史,改封褒国公。十二年,拜右卫大将军。十四年,加镇军大将军。十六 年,寝疾,太宗亲自临视,涕泣而别,顾谓曰:“当与卿子五品。”志玄顿首固请 回授母弟志感,太宗遂授志感左卫郎将。及卒,上为发哀,哭之甚恸,赠辅国将军、 扬州都督,陪葬昭陵,谥曰忠壮。十七年正月,诏图形于凌烟阁。子瓚,袭爵褒国 公,武太后时,官至左屯卫大将军。子怀简,袭爵,开元中,官至太子詹事。

  张公谨,字弘慎,魏州繁水人也。初为王世充洧州长史。武德元年,与王世充 所署洧州刺史崔枢以州城归国,授邹州别驾,累除右武候长史。初未知名,李勣尉 迟敬德亦言之,乃引入幕府。时太宗为隐太子建成、巢王元吉所忌,因召公谨,问 以自安之策,对甚合旨,渐见亲遇。及太宗将讨建成、元吉,遣卜者灼龟占之,公 谨自外来见,遽投于地而进曰:“凡卜筮者,将以决嫌疑,定犹豫,今既事在不疑, 何卜之有?纵卜之不吉,势不可已。愿大王思之。”太宗深然其言。六月四日,公 谨与长孙无忌等九人伏于玄武门以俟变。及斩建成、元吉,其党来攻玄武门,兵锋 甚盛。公谨有勇力,独闭门以拒之。以功累授左武候将军,封定远郡公,赐实封一 千户。贞观元年,拜代州都督,上表请置屯田以省转运,又前后言时政得失十余事, 并见纳用。后遣李靖经略突厥,以公谨为副,公谨因言突厥可取之状曰:“颉利纵 欲肆情,穷凶极暴,诛害良善,昵近小人,此主昏于上,其可取一也。又其别部同 罗、仆骨、回纥、延陀之类,并自立君长,将图反噬,此则众叛于下,其可取二也。 突厥被疑,轻骑自免;拓设出讨,匹马不归;欲谷丧师,立足无地,此则兵挫将败, 其可取三也。塞北霜早,粮糇乏绝,其可取四也。颉利疏其突厥,亲委诸胡,胡人 翻覆,是其常性,大军一临,内必生变,其可取五也。华人入北,其类实多,比闻 自相啸聚,保据山险,师出塞垣,自然有应,其可取六也。”太宗深纳之。破定襄, 败颉利,玺书慰劳,进封邹国公。

  转襄州都督,甚有惠政。卒官,年三十九。太宗闻而嗟悼,出次发哀,有司奏 言:“准《阴阳书》,日子在辰,不可哭泣,又为流俗所忌。”太宗曰:“君臣之 义,同于父子,情发于衷,安避辰日?”遂哭之。赠左骁卫大将军,谥曰襄。十三 年,追思旧功,改封郯国公。十七年,图形于凌烟阁。永徽中,又赠荆州都督。长 子大象嗣,官至户部侍郎。次子大素、大安,并知名。大素,龙朔中历位东台舍人, 兼修国史,卒于怀州长史,撰《后魏书》一百卷、《隋书》三十卷。大安,上元中 历太子庶子、同中书门下三品。时章怀太子在春宫,令大安与太子洗马刘讷言等注 范晔《后汉书》。宫废,左授普州刺史。光宅中,卒于横州司马。大安子涚,开元 中为国子祭酒。

  史臣曰:敬德夺槊陷阵,鼓勇王师,却赂报恩,竭忠霸主。然而奋拳负气,非 自全之道;文皇告诫之言,可为功臣药石。叔宝善用马槊,拔贼垒则以寡敌众,可 谓勇矣。知节志平国难,拜隼籞则致命辅君,可谓忠矣。而并晓世充之猜贰,识唐 代之霸图,可谓见几君子矣。志玄中镝不言,竟安师旅。公谨投龟定议,志助储君。 皆所谓猛将谋臣,知机识变。有唐之盛,斯实赖焉。

  赞曰:太宗经纶,实赖虎臣。胡、鄂诸将,奋不顾身。图形凌烟,配食严禋。 光诸简册,为报君亲。

展开全文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本人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uniweek.com.cn/guji/3c715f245ba5134aeff52a94.html